老胡

2021-06-22 13:14

在眼前呈现的,是一派繁忙的劳动景象。等着装车的煤车,一辆挨着一辆,井然有序,运煤的皮带哗哗的转个不停,装煤的铲车依旧轰隆隆地作响,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

杨润生和苑明站在雪天里,跑前跑后忙活着,也顾不上抖落一下身上的雪花,头上身上,早已披满了雪花,宛如两个会动的雪人。

11月29日,华北地区下起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,犀利的冷风,夹杂着大雪,令路上的行人抬不起头,睁不开眼。

入冬以来,面对紧张的电煤供应需求,冀中能源峰峰集团各电煤生产矿井,开足马力,多出煤、出好煤,增加产量保供给,打响了一场战役。

“老胡,你岁数大,身体不如我,还是让我上吧!”雪地里的武智勇继续喊道。

这样的天气,车怎么装?带着疑问,记者驱车赶到了峰峰集团电煤主力矿井薛村矿,冒着大雪,径直走到了煤场。

“班长,都快十二点了,雪太大,吃完饭再装吧,下班前肯定能装完。”胡有搓了搓手,在雪地里提醒。

雪太大了,铲车的窗户上很快就布满了雪花,再加上路面全是雪,司机胡有根本看不清车外的状况,过几分钟就需要有人拿着笤帚清扫一下窗户和路面,尽管如此,也给装车工作带来了极大的困难。

越是遇到这样的天气,电煤需求就会越发紧张,大伙儿都知道这个理儿,大家都不想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出现了疏漏。

煤场口,一辆辆空载的汽车在班长苑明地指挥下,缓慢有序地向煤场移动着,载满后又缓缓地离开。

“换着开,老胡,你都开了半个小时了,天冷,还是先到休息室暖和暖和,大家轮着来。”科长杨润生命令胡有下了车。

“向右打方向!慢慢往后倒!”营选科科长杨润生站在离铲车5米远的地方,一边冲着铲车喊着,一边向司机胡有打着手势,并不时地用袖子擦一下被雪糊满的眼镜。

铲车在他的指挥下,慢慢地伸缩着它的臂膀,将一铲铲的煤倒进了汽车后斗。

“我没事,你先到休息室休息一下吧。”胡有手里拨转着方向盘,回绝了武智勇。

“苑明,你去食堂买点包子,让弟兄们先垫垫。智勇,继续装车,咱们换人不停车。”

杨润生抹了一把脸,抬头看了看漫天飘舞的雪花,“不行,必须抓紧时间,早一点装好,他们才可以早点往回赶,如果天黑下来,路面一上冻,他们行车就不安全啦。”

“老胡,你下来,让我上吧!”副班长武智勇调整好煤场外待装车的秩序,一步三滑,踉踉跄跄一路小跑来到了铲车前。

“还有八辆。”

煤场上恢复了紧张有序的装车,雪依然在不停地下着,下午两点钟,最后一辆拉煤车终于缓缓离开了煤场。(中国经济网记者雷汉发、通讯员张国伟 刘治军)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,杨润生看看表,已经十一点五十分了。“司机师傅,后面还有几辆车?”